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古筝已落尘埃尽,今生与谁共携曲. 未路茫茫无明迹,只待今朝盼明曦.

网易考拉推荐

朱颜翠发,芳华永恒——殷翠翠  

2009-03-05 14:24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停僮葱翠的翠徽山林,烟波浩渺的幻月宫,这些美轮美奂,人间仙境的精致都无法与殷翠翠的美为之匹敌。“面如凝脂,眼如点漆,此神仙中人。”殷翠翠的凝神一枉足以倾国倾城,他的绝世芳华远是白静衣所不能及的。但在这种浮华的背后确是无尽的苦楚与心酸。殷翠翠有着高贵的出身,皇族后裔的头衔并没有带给他任何贵气,从小就被算命的说为体弱多病,六岁一人就背井离乡,离开那锦衣玉食的生活去了深山老林拜师学艺。年幼的他家教极好,为人谦和有礼,这种讨巧的性格让他很容易受得人的喜欢,所以他虽然入门最晚,但是却深得青轩大师的喜爱。十四、十五岁应是殷翠翠最快乐的日子,他和师兄们在林间嬉闹,他会看着山上采药的年轻女子而脸红,也会躲在林间偷偷学着她们唱歌。那时的殷翠翠不谙世事,他单纯,善良,却又透彻。对村女似有似无的暗恋也像随风飘散的柳絮那般迷离,那般纯洁。在这如诗如画一般美丽的生活下,他没有学到人性的贪婪,欲望。一本邪功秘籍彻底毁了他的师门。他的师父,师兄在一年间相继走火入魔死亡。殷翠翠因学艺不精,阴差阳错的练成邪宫活了下来。那年他仅有十七岁,他的时间也永恒的停止在十七岁上,那一刻他真的深切的希望自己能死,可是他做不到,死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   殷翠翠的身形因练功的原因而娇小于常人,配着他那清丽绝俗的面孔,貌倾天下。此时的殷翠翠早已没了昔日的纯净,他的脸上不会再散发出纯真的笑容。弹指三年而过,当殷翠翠发现自己的身形容貌完全没有改变时,他的内心充满了惊恐,那一刻他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怪物,他害怕看见别人,他只能栖息在神秘的山林中。终于他的亲身父母不远千里寻他而来,在找到他留下的饰物时,伤心欲绝的离去。殷翠翠在暗处看着,泪水早已流尽,他和家里的缘分也终结在十七岁。殷翠翠本姓李,殷翠翠乃是算命的所改,翠为春,春为生命,喻意生机盎然。而此刻对殷翠翠来说,他的名字对他是个无尽的讽刺,不老的翠颜,无尽的痛楚。

     殷翠翠的武功突飞猛进,二十岁的他加入幻月宫,原本不起眼的幻月宫在他的带领下一跃成为当时江湖最厉害的组织,殷翠翠开始杀人如麻,他从未让别人看过他的脸。他很快取代了无能的幻月宫宫主,他仅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幻月宫的所有招式,并且将他们运用自如,随后他开始疯狂的报复着这个江湖。在三十年的时间里,幻月宫已然成为一个神话,而殷翠翠就是这神话中的神话。望着翠羽环绕的幻月宫,殷翠翠丝毫感不到任何快乐,他活了那么久,从未败给过任何人,可是却败给了命运。他突然有了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。殷翠翠有两个最忠心的属下,纪平,萧暗。纪平此人平平淡淡,无欲无求,而萧暗此人则名利熏心。在萧暗的心里,他对殷翠翠是像神一般的崇拜,他希望借助殷翠翠能站在人生的最高处。殷翠翠有个朋友,可以说是他今生唯一的朋友。无花宫的冯绾绾,幻月无花本是一脉相承,两宫颇有渊源,而在殷翠翠之前,幻月宫宫主就有意将绾绾配给殷翠翠。殷翠翠婉拒了,在他心里根本就已没了爱情,爱情这东西已不是他所能拥有的了。而绾绾则就在那一望下,就爱上了这不可方物的男子,三十年后,两人都神功绝世,他是幻月宫的宫主,而她是无花宫的宫主,身份依然匹配。绾绾脸上带着淡笑,三十年后她的容颜已去,但是仍然风韵犹存。殷翠翠有些不解的看着她,他不明白为何绾绾会孤身了三十年。下完最后一盘棋,绾绾笑了,她希望能看一下翠翠的容颜。第一次翠翠摘下了面具,恒古不变的惊世容颜下,带着疑惑。绾绾美丽的笑靥下,带着无尽的痛惜。殷翠翠其实是做错了,可是他却不知道对绾绾说一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  毒庄里那一个漂亮干净的小男儿走入了殷翠翠的视线,殷翠翠把男儿接了回去,突萌隐退之意。他给孩子取名为白静衣,他对孩子及其的宠爱,要什么就给什么。好似要将自己所没有的全部给了这个孩子。萧暗为此大为不满,他不忍自己辛苦的汗血,就如此付之东流。而殷翠翠毕竟是殷翠翠,他所决定的事情,没有什么人可以改变。他将对于武林的报复,改成了对这个男孩的付出。

      殷翠翠有三名弟子,白静衣,紫幽,司徒冷。其中最疼爱的应是白静衣,白静衣刁钻、霸道、无理取闹。这种性格无不和殷翠翠的教导有关。不觉间殷翠翠也从原先的温柔、善良,变成冷漠、残酷而至此刻的霸道,尖酸。如果说殷翠翠是白静衣的救命恩人,那白静衣就是殷翠翠内心的救赎者。和白静衣在一起,殷翠翠会找到一份人间的气息,他已不再是那与世隔绝,高高在上的冰晶。白静衣的任性骄纵让很多人忍无可忍,而殷翠翠则丝毫不予理会,他心里明白白静衣再怎么样,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那就够了,所以他一度的宠爱纵容白静衣。其实是殷翠翠想的太简单,太单纯了。

      白静衣毕竟和殷翠翠不同,他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幻月宫,他有一颗年少轻狂的心。即使万般无奈,殷翠翠也只能放手,因为他内心不忍白静衣成为第二个他。白静衣为情所困,为情所伤,殷翠翠只是心痛,他可以教白静衣稀世的武功,可以教他琴棋书画,可是他就无法给白静衣安慰劝解,他只能心疼的看着白静衣,看着他自己所深爱的孩子一点点的陷入感情的漩涡,然后随之陨灭。突然间,他内心泛起惶恐,他那个让他引以自豪的孩子已经不似原先的那般意气风发,他的孩子已经伤痕累累。他赫然发现情之一物乃是把无形的利刃,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,都可伤人与无痕。白静衣最终死在他的怀里,白静衣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淡笑。可惜的是殷翠翠永远也不会明白白静衣唇边那抹淡笑的意思,就如同他不明白绾绾的笑容。这即使殷翠翠最深的悲凉。

      站在翠徽山的山顶,殷翠翠独揽山下的千变万化,脸上无任何表情。他心里清楚的明白纵使是黄袍加身,权倾天下,都不及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赏月喝酒来的舒服,可是仅是这小小的愿望,也已离他远去。第一次看殷翠翠哭,褪去他那一层神秘,虚幻的伪装,他的心灵和他那不变的容颜一样稚嫩脆弱。

      殷翠翠为人极度聪明,白静衣再怎么狡猾却始终玩不过殷翠翠。和白静衣一再的胡搅蛮缠不同,殷翠翠处事干净利落。凶狠中又不失圆滑。该软则软,该硬则硬。和白静衣比起来,殷翠翠则更加的尖酸刻薄,盛气凌人,强词夺理,嚣张孤僻,言辞间比白静衣多了几份威严的霸气。很喜欢拿殷翠翠和童忘忧比,他们两个一样的武功卓绝,一样的傲然孤立,但是殷翠翠却不似童忘忧那般冷漠嗜血,他比童忘忧多了几分稳重,做事也不会意气用事。殷翠翠的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,很少有看到他为他自己所追求些什么。这点不由的让人为他感觉深深的怜惜。白静衣一生负了很多人,其中殷翠翠应该是白静衣最对不起的人,可是殷翠翠却没有责怪他,他一次又一次继续的放纵着他,直至白静衣永恒的离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